澳门永利的网站是多少

调解前线2018第19期(总第137期):土地承包经营权 依法应受到保护

來源:江門市司法局門戶網站 發布日期:2018.12.11

調解背景:

1995年4月,鶴山市雙合鎮S村甲組村民伍伯(化名)與外來人員陳煥生(化名)簽訂遺贈扶養協議。同年8月,陳煥生一家將戶口從廣西梧州遷移至雙合鎮S村乙組。1997年4月,S村甲組與陳煥生簽訂《土地承包合同書》,將11.52畝責任田承包給陳煥生耕種。2018年5月,村民戶代表會議一致表決通過,要求收回陳煥生的承包地。雙方爲此發生糾紛,陳煥生到雙合司法所申請人民調解,S村甲組組長林貴祥(化名)代表村民小組參加調解。

調解現場:

“責任田是當時村裏分給我耕種的,你們不能說收回就收回!”陳煥生氣憤地對林貴祥說。

“你不是我們村民小組的農戶,卻占用了我們的耕地,我們當然有權收回屬于我們自己的土地!”林貴祥絲毫不讓步。

“我在1995年已經同伍伯簽訂了遺贈扶養協議,做了伍伯的養子,而且我的戶口早在1998年就已經遷過來S村了,你們不能這樣欺負我!”陳煥生解釋道。

“當時你們遷戶口的時候爲什麽要入乙組的戶而不是遷去甲組?”司法所工作人員問陳煥生。

“我們遷戶口的時候本來是想遷去甲組的,但是當時辦理的工作人員說都是在S村,遷去乙組也是一樣的。我也不懂這些,所以戶口本上的地址就登記在了乙組。”陳煥生說。

“現在沒憑沒據的,你怎麽說都可以。但是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你不是我們組的人,按規定是無權承包我們組的責任田的。”林貴祥反駁道。

主持调解的双合司法所黄栋洲所长见双方又开始争执,便向林贵祥了解情况问道:“陈焕生提交的《土地承包合同书》是不是真的?当时你们组是不是分配给陈焕生责任田了?在国家没有取消农业税之前争议耕地的税费是不是由陈焕生承担的?”  

“那個《土地承包合同書》應該是真的,當時我們組本來是要把責任田分配給伍伯的,但是由于伍伯年事已高喪失了勞動能力,提出來要把責任田分給養子代耕,村裏就同意了。在國家沒取消農業稅之前,陳煥生一直有繳交相關稅費。”林貴祥答道。

“你们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承包期限是多久?现在有没有到期?” 黄栋洲又问道。

“土地承包合同在後來又全部重新簽過一次,期限都是30年,現在還沒到期。”林貴祥答道。

黃棟洲了解情況後,向林貴祥解釋說:“既然你們組在1997年的時候將責任田承包給陳煥生,那雙方之間就已經形成了合同關系,對你們雙方當事人都具有法律約束力。遵守合同約定是你們當事雙方的義務,任何一方都不應該擅自變更或者解除,村民小組現在無權單方面要求收回耕地。再說了,陳煥生一家從廣西那麽遠來到你們村,爲伍伯養老送終爲的就是有田可耕。他們一直都是以耕地收入作爲主要生活來源,你們現在突然要收回他們的承包地,讓他們一家以後怎麽生活呢!”

經過調解人員的耐心勸導,林貴祥答應回去做村民的思想工作,確保陳煥生在本輪土地承包期限內的土地承包權不受影響。

調解員檔案:

黃棟洲,男,36歲,2012年進入鶴山市司法行政工作隊伍,現任鶴山市雙合司法所所長。具有豐富的基層調解工作經驗,曾成功化解多起重大疑難矛盾糾紛,得到當地群衆的好評。

調解員提醒: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的规定,依法成立的合同,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。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,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。此外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》规定,  耕地的承包期为三十年,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,国家依法保护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,保护承包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,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。


新浪微博
微信公衆號